當前位置:首頁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文潤宜都

隔山兄弟
發布日期:2023-08-17 來源:潘祖德 編輯:宜都融媒體

文 潘祖德

姜二憨和胡老五是隔山兄弟,這在老家云兒沖眾所周知。

姜二憨和胡老五是同母異父,均隨父姓。父愛如山,這在民間往往被冠以“隔山兄弟”的名號。當然,還有另外兩種情況,同父同母的被稱作“同胞兄弟”,同父異母的就叫“隔水兄弟”。

母親倔強,是在姜二憨父親病故后,顧及幾個未成年子女,不愿離山改嫁而“坐堂招夫”,才又生育胡老五他們兄弟仨的。

姜二憨大名姜久成,排行也并非老二,他上面還有大哥大姐。作為次子,自幼生得虎頭虎腦,父母和其他長輩習慣叫他“二憨子”,姜二憨便成為他繞不開的俗名。其實,二憨不憨,精明得很。

胡老五實名胡少武,其母生他已是第六胎。這個外號既非真名,也沒依排行。刨根究底只是十多年前,他在河邊開一家小賣部,掛上的店鋪牌號為“老五便民”,這樣,胡老五綽號便悄然傳開。

二憨與胡老五間隔一男一女胞兄妹,哥倆年齡正好相差一輪,都屬鼠。憨哥今年七十有五,老弟六零年出生,也滿了六十三。

鄂西山區的云兒沖,山很高,整體看群山疊翠、連綿起伏,呈波浪形。從局部看,一升一降,呈大寫V狀。姜胡兄弟的老家就處在這山谷兩邊的半坡上,空中直線距離不過數百米,可隔空對話。

不知情的外鄉人,乍一看從東山坡的弟家,前往西山坡的老哥家,上坡下嶺要走很遠的路。其實不然,當年老輩考慮周全,兒女七八個(其中一女早年夭折),分家析產考慮就近才選居對面的半山腰,相互好有個照應,種地也方便。多年未予大修,現在看上去兩家的房子都有些破舊,某些墻面還殘留用紅土熬水寫下的“最高指示”字樣。連接兄弟兩家的道路近乎平直,原來是從屋旁直抵彎谷后,再貫通到另一家門口的。水也是真正的自來水,比房屋地勢略高的一口水井,長年不干,即便大旱之年亦如此。據說,過去用水是把粗竹筒(片)打通竹節后,一根連一根,引水到家里的大石缸或瓦缸里的。

現如今,水電路加上網絡實現“四通”,居住在山上的二憨兄弟感到十分滿足。說起住山,其實人也不多。這里異常寧靜,像姜二憨這樣能下地勞作、能打理生活、能守護家園的老年人,還數得著幾個。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或進城做生意。就連胡老五這類剛步入退休年齡的新老年人,也十有八九被“拉夫”出去帶孫寶、照場子,或幫忙操持家務了。多年前那些嬉戲打鬧的娃娃場景,連同空地邊上的石磙、竹園里的吊繩秋千,還有那爬柳樹捉知了的鄉野情趣,漸行漸遠或已成夢幻。直到節假日,山上山下的農家才會多出幾縷炊煙。


姜二憨身板硬朗,這輩子不良嗜好也就愛吧嗒幾口山煙。煙桿是自選的羅漢竹,銅質煙鍋、煙嘴是祖傳“寶物”。煙葉是自種自收的,每個月少不得兩斤干葉,一年包括待客要燒三十斤煙葉。遇到知心伙計,他還會深度介紹自己的“山煙史”,說小時候每天要為瞎眼老太太裹煙、點煙,幾兄弟輪流轉,四季雷打不動。經過煙熏“預吸”,個個從小就學會抽煙。經過長期琢磨,還歸納出憨爺式葉子煙呼法四秘訣:一要煙桿通,二要卷得松,三要明火點,四要叭得兇。

姜二憨從不睡早床,他說“懶床腰疼又誤事”。四季輪換,每日凌晨五六點鐘憨爺起床,必先進圈查看豬牛牲口。該添食的添食,該收圈的收圈,一環都不會怠慢,說得跟賓館服務員一樣細致有規律。一會忙完歇下來,才想起吧嗒幾口山煙,喝幾口新沏的茶。

也不怪憨爺勤扒苦掙,村上年紀大且單身的人,總會盤算自己的余齡生計。云兒沖的人都曉得,姜二憨苦命,腦子不笨卻一輩子沒上過學,不能識文斷字還吃過不少虧。據說,二憨中年托請牛販子做媒,從大山深處引來一位有精神病史的媳婦,結婚兩三年沒有生育。一次因為記混服藥,二憨讓犯病的媳婦多吃了鎮靜藥出現睡眠異常,差點惹出人命官司。后來憨爺媳婦意外走路,留下他孤獨生活。


二憨老弟胡少武,跟他的命運截然相反:年輕上學念書,高中畢業戀上媳婦,成年入贅后覺得女方有胞弟,又“拉返纖”回云兒沖半山坡生兒育女。五十歲左右,一次偶然機會,他盤下村里一處有利位置,經營起日雜百貨生意。兒女們念完大學,紛紛落戶城市。

男人有錢就學壞,本是一句經不住推敲的玩笑??蓴R在胡老五身上,又好像真有那么回事。村子邊遠,百姓趕集逛超市不太方便。老五便民店處在一方要沖,而且種類齊全,薄利多銷,貨源充足,沒幾年就贏得周邊大多數群眾認可,自然也讓老五賺得盆滿缽滿。

老五妻性情潑辣,做生意精打細算。常言道“外邊一個鐵釘耙,屋里一個好別簍”,老五掙錢有方,還需家里婆娘管住錢。打初幾年,男主外女主內,夫婦倆不說黃金搭檔,也算配合默契。轉眼到了第六年,忽然冒出一件事讓老五妻心生疑竇:一張剛出具的貨款明細賬單顯示,某項商品已標明進貨80件價值1440元,而實際入庫只有55件貨物,還有450元的貨到哪兒去了?老五機靈,隨口說順路帶給鎮上唐某店25件,想搪塞一陣過去。哪曾料到,遇巧次日唐某進村找人,路過老五店跟老板娘打招呼,卻只字未謝捎貨之事。

晚餐后,老五妻叉著蠻腰詐呼:“胡老五,今個兒唐店主進村,路過店門口我問了,他硬是楞著不曉得帶什么貨,你老實說到底咋回事?”老五一驚。他壓根兒沒想過妻子較真,亦無任何應急“預案”,不知這謊該怎么圓下去。他也明白關鍵時刻氣勢不能輸,表面發怒卻底氣不足,只好爭執幾句匆匆離場。

老五妻倒是坐實了猜想。對女人而言,這可是誰都不情愿“推測”的敏感區域。該死的胡老五,一定是在用自己的花花腸子經營“外務事”。既然你心里有鬼,也怨不得“老娘”無情了。下一步可想而知,查明25件貨物的去處,一時成為老五妻的“第一要務”。

幾經周折,細篩嚴查,智商超群的老五妻,居然以電話信息為源,很快揪住老五的異?!熬€索”。她是個酷愛面子的女人,最終不動聲色,巧妙地從鎮上小寡婦喬幺姑店追回貨款,也守護了家。

花甲發福的胡老五,油水早已撐得他肚圓臀肥,抹牌熬夜導致他視力消退。在彪悍妻眼里,他就是個耍小聰明的“悶騷”,空有一身肉膘。近幾年,店里生意照舊,夫妻情感卻出現微妙“誤差”。老五妻顧財,容不得半厘“私房錢”“小金庫”存在,時刻提防老五的舉動,一旦發現反常,對付這肥胖男也慣用自己的“虎掌功”。

一日,老五妻做店鋪衛生,發現廢舊電視機芯盒下面,壓著一疊牛皮紙,貌似墊著隔潮的廢紙。取出細看,里面竟藏有一疊錢,點數整三千。這是個危急信號!夜深人靜,夫妻審查未果,言語不和頓現“雙打”混戰。原本,憑著一對一實力,悍妻戰勝不了老五??晌鍫斏败浝摺?,妻使出殺手锏,運出首功便是“虎掌”,直拍他的眼眶。處于高度近視的老五,眼鏡失落一時慌神,迷惑中貓腰雙手盲尋,這空檔免不了多挨怒妻“啪啪”急揍。稍息,妻還發出警告:此乃“亂‘尋’用重典”。好在老五膀闊腰圓,抵擋一陣也算減少內傷。

少來夫妻老來伴。打歸打,鬧歸鬧,矛盾交涉完畢,胡老五心態復原,即便下巴掛有傷痕,嘴里依然哼唧自譜的小曲——牯牛打架角頂角,羝羊打架腳踢腳,肥豬打架咬耳朵,雞公打架抓腦殼。


兄弟手足情,“隔山”不隔心。胡老五閑歇或在祭祖掃墓時,也?;卦苾簺_老屋看看,最主要的是想會會二憨哥說說心里話。

隔山兄弟倆幾十年未曾紅過臉。老哥對弟的秉性甚為了解,對老五近年所走的桃花運也略有所聞。但是,兄弟見面從不揭短,而是習慣相互了解家里的情況后再聊及其他話題。分手話別,二憨忘不了叮囑老弟保持家庭和氣,老五總會勸說二憨兄注意休息少種地。

七十五歲年紀,戊子年生,土鼠之命。姜二憨深知干活的累,更明白缺衣少食的苦。那一年,他家運不濟,處處失算,成為十足的倒霉蛋,至今想起仍心有余悸,鄉里土話叫“人背時,鬼推磨,黃鼠狼蹲雞窩”。憨爺常端著長煙槍,不緊不慢憶及那段心酸的經歷。

那年二憨三十八歲。初夏時節,他從山上一戶人家買到一頭六七十斤重的豬胚。二憨做夢都美美想著:地里紅薯、玉米長勢好,坡田坎下還種植不少南瓜,飼料豐盛,幾個月后豬長肥了正好過年。

真沒想到半路惹出幺蛾子來!當天烈日炎炎,他用細繩拴著的小豬,一路搖頭擺尾、拱著路邊的草叢下山。經過一條林間小道,豬熱累了,躺在樹蔭下歇了一會。再繼續前行,經過一山脊處,前日暴雨形成一渾水坑,酷熱難受的豬沖向水中。像個淘氣的孩子,小豬玩夠了又爬出水坑,在眼前植被稀疏的林間興奮地撒起歡來。這一撒歡竟招致飛來橫禍,原來豬碰著一窩兇猛的野蜂,被蟄毒針無數。沒過多久,剛剛活蹦亂跳的小豬,硬是痛苦不堪地躺下暴斃……

真是禍不單行。就在這年秋天,二憨照樣去城里賣點葛粉、煙葉之類的山貨,返回時扛上一袋五十斤裝的大米。每次乘坐巴士,他都會選一個合適的座位,將帶回去的東西放在椅邊或是座位下面,方便而且安全。這次不同,就近在路邊上車,二憨見后面空著幾個位子,就跟往常一樣放下一袋米輕松落座,可遇到穿著花哨的女售票員接連阻攔,理由是留空上客的,要求把米袋擱在車窗頂端的架子上。

姜二憨順手把米袋塞進車尾上方的貨架。見中間有空位,他向前挪了幾步坐下,一路顛簸,靠前的位置總比靠后的舒適一點。那時,鄉間的舊客車多為股份制,買斷線路牌,四五個戶合伙,自負盈虧。有點薄利,合伙人記得分紅卻舍不得投資維護,連車窗都沒幾扇合縫的。司機心態時尚,車跑起來那個搖滾音樂倒是轟得整天價響,全然掩蓋車身釋放的哐當聲,讓坐車人在極度疲憊中感受快捷。

二憨一路搖晃睡著了,連線狀唾液滴在衣服上都渾然不知。一個半小時后,售票員提醒他下車,他轉身取米時猛吃一驚,尼龍口袋差不多成為空袋子:“米呢,我的米呢?”二憨急著問,售票員也蒙圈了。未下車的人都睜大眼望著他倆,原來米粒從口袋角的破洞滑落,又沿著下方沒合攏滑門的車窗,一顆半顆悄然飄撒出去……

就在這年深冬,二憨和老五的母親溘然長逝,悲至冰點。

三十多年過去,當年壯漢又步入老齡,獲取的保障卻今非昔比。幾兄弟中,老五最熟悉二憨。他說憨哥時來運轉,老來得福,在精準扶貧中政府幫襯,現在一直享有低保政策,每個月數百元補助。自個兒健康,生活有足夠保障,日子過得真是一天比一天爽。

老五羨慕二憨,二憨也不隱瞞。他常在開心之余,向村干部和鄉親們暢談自己的想法,有生之年必須種好幾畝地、養好幾頭牲口,自己照顧好自己,也為集體減輕些負擔。二憨掰著指頭算,自己愛吃肉,每年自養一頭三四百斤重的豬,按近年的市場肉價少不了四五千塊錢,積肥種地;還有田里茶葉、煙葉和其他藥材,進山采的山胡椒、野生獼猴桃之類,除了自用還可以賣出去掙五千多元錢。

隔山兄弟同母血系。在精神追求上,二憨和老五除有各自喜歡的“追劇”領域;還擁有共同的喜好,幾十年來他們都愛鎖定央視的三套節目:《新聞聯播》《焦點訪談》和午間《今日說法》。尤其是二憨兄,生活特有規律,每晚收看電視節目至晚九點半就睡覺了。

村民夸贊他們,“山情”“親情”交融,是這家兄弟秉持的個性;其持家法則也啟示人——家要守,錢要掙,遵紀守法講本分。


作者簡介

潘祖德,湖北宜都人。湖北省學校文化研究會會員,宜昌市作家協會、市散文學會、市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,宜都市故事學會執行主席。摯愛美麗鄉村,感悟百姓生活,嘗試筆觸育人。多件作品散見報刊網媒。

  • 熱點推薦
国内精品自线在拍2020不_亚洲女同成av人片在线观看_亚洲国产精品自产拍久久蜜AV_99香蕉国产精品偷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