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文潤宜都

八棟房的夏天
發布日期:2023-08-14 來源:李廣彥 編輯:宜都融媒體

文 李廣彥


今人度夏,防暑降溫離不開空調電扇,儲存食物依靠冰箱冰柜,而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國家經濟比較困難,物質生活尚不豐富,人們如何熬過炎熱的夏日呢?

我自幼隨父母從吉林來湖北宜都,居住在枝城鎮(老枝江縣城)中南冶勘607隊職工家屬區。家屬區前后8棟紅磚樓房,人稱“八棟房”。當年城鎮居民低矮瓦房,鄉間農戶土坯草房,紅磚樓房是眾人仰望的豪宅大廈。然而樓頂無隔熱層,陽光炙曬,室內悶熱,人住里面像蒸籠里的肉包,午間和夜晚難以入睡,一般都到外面乘涼。

“八棟房”每棟兩層,兩棟一組對面相立,像軍營般整齊劃一。每棟三個單元,每單元八戶,分大、中、小三種戶型,每戶按照家庭人口多少居住。受條件限制,室內無臥室客廳之分,只配一間廚房,無衛生間,整個居住區只有兩所十幾個蹲位的公廁。我家6口人,住大號房,里外兩屋,父母睡里間,四個孩子分睡外屋兩張木板床上。

初到南方,北方人難以適應夏季的炎熱,太陽高照,人像鍋上的螞蟻被烤得亂竄。房后空地高聳著一排白楊樹,白天人們在樹下尋蔭納涼,風起時嘩啦啦的樹葉聲使人心理獲得一絲涼爽?!鞍藯澐俊蔽鱾冗^道較狹窄,首尾各有一座公共廁所,不論空間環境,還是空氣味道,都非避暑之地,東側一籃球場大小的壩場,便成為人們露宿納涼的地方。

人多地少,每逢傍晚,大人和孩子們便傾巢而出,有的用長板凳架床,有的把竹床、躺椅扛來,爭占通風之地。我父親嫌天天搬進搬出麻煩,就用廢舊鐵管在空地搭起固定床架,每天下班回來先用涼水潑灑地面降溫,再把六塊杉木鋪板擱在鐵架上。傍晚牽掛蚊帳,一家人在里面舒舒服服乘涼。與周圍小床、躺椅相比,鐵架床就像一座宮殿高高在上,穩穩當當,晚風吹來,帳若白帆。樹葉絲紋不動時,父母會為我們搖蒲扇,如有蚊子,斬盡殺絕,讓我們睡個安穩覺。天氣特別悶熱時,父親仿佛能感知下半夜有雨,便早早回屋,把滅蚊藥液灑在一小堆鋸末刨屑上,緊閉門窗,點燃后熏殺室內蚊蟲,這樣下雨我們回屋可免受蚊蟲叮咬。父親發明的鐵架床引眾人效仿,一時家屬區高床平臺,蚊帳林立,如同古寨兵營,成為鎮上一道風景。

母親微胖怕熱,雨天屋內仍悶熱難睡,索性把床鋪墊高,與窗平行,借微風解涼,即便如此,想睡個囫圇覺也難。母親白天去建筑工地做小工,回家還要為兒女洗衣做飯,需要充足的睡眠保障身體。父親大膽創新,在窗前兩側搭三角鐵架支撐,上鋪一塊木板,人懸窗外露宿。萬一翻身跌落,或者鐵架垮塌……我們都很擔心,母親卻睡得很香。每欲阻止,母親不以為然說:睡不好覺,萬一從腳手架跳板上掉下來咋辦?這話更讓我揪心!

如今孩子們度夏基本是日夜躲在空調間里,在各種屏幕前享受快樂。我小時仿佛不知什么叫熱,課后瘋玩,挖泥巴做玩具,河邊戲水捉蜻蜓,有時也撿廢銅亂鐵賣錢。晚上常玩一種“接電”游戲。幾十個孩子分兩組,每組聚在電線桿下,分別向對方發動沖擊,先出去的如果不能及時返回則“電量”耗盡,就會被另一組后出發帶足“電量”者“擊倒”淘汰出局。最有趣的是“捉司令”游戲。兩群孩子,每群選一“司令官”,將其隱藏,先找出對方司令的一群勝出?!八玖睢币话汶[藏在門棟、墻角,雞架、煤堆、柴垛、樓閣頂都成隱蔽之處,但嚴禁躲藏屋內。游戲區域不限,小范圍在兩棟房之間,玩大了擴展全“八棟房”,這樣捉到“司令”的難度也大。游戲中雙方孩子像兵匪進村一樣,東翻西找,如果一方耍賴把司令藏在家里,就會折騰半夜,整個家屬區被孩子們喧鬧得雞飛狗跳。

夏天晚上不僅是孩子們游戲的時光,也是女人們編織毛衣聊天的時候,而老爺們則聚在路燈下打撲克、下象棋。那時打牌不像今天大小都帶彩,絕對純娛樂,沒有贏輸壓力與刺激,但有炸呼聲,甩牌聲,玩到月隱西沉始罷兵,意猶未盡方回家?!罢Σ淮蛞凰弈??天亮再回家吧!”有的被老婆關在門外挨蚊子叮。

從電扇取代蒲扇,到盛夏離不開空調,社會進步了,但人類身體對外界承受能力卻脆弱得不能停一刻電、缺一滴水,少一絲風。夏日屋內不再是蒸籠,倒像是一個大冰箱,把人的四肢麻木,把人類原始情感冰凍,于是夏日傍晚,人們又蜂擁著涌向河邊戲水,沿大街馬拉松一樣瘦身,在露天廣場蝴蝶一般舞蹈,去農村尋找鄉愁,去景區避暑……

生活原本就是火熱的夏季,需要流汗,需要蒲扇,更需要有顆孩子般天真快樂的心,需要一個心靜自然涼的境!

  • 熱點推薦
国内精品自线在拍2020不_亚洲女同成av人片在线观看_亚洲国产精品自产拍久久蜜AV_99香蕉国产精品偷在线观看